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妈妈男友强姦姊姊
妈妈男友强姦姊姊
本篇最后由 kelvin990505 于 2018-12-31 19:47 编辑
我的父亲在我十岁的那年,到外地做生意认识了别的女人,

我们家因此历经了一场家庭风暴,

事后的结果,父亲给了母亲一笔赡养费后离婚了,

我和我的姐姐跟着母亲搬离了原本的家。

八年过去了,姐姐今年就读大学二年级,

模样长得挺不错的,课余时间还在化妆品专柜担任柜姐打工,

追求者自然不在其数,不过虽然追求者多,但她也只交过一、两个男友,

是个相当乖巧的女孩,

另外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家里的经济状况,加上要照顾我这还在念书的弟弟,所以比较没时间。

而我现在是个高中三年级的学生,

我总觉得上帝对我相当不公平,我有个漂亮的姐姐,但我却长得其貌不扬,

癡肥的身材,加上家庭的变故,使我个性胆小懦弱,到现在从未交过女朋友。

记得小时候,因为我没有父亲,母亲的工作又相当繁忙,

每当我被邻居小孩欺负时,都是姐姐挺身而出保护我,

所以我对姐姐相当得依赖。

就在去年,母亲交了一个新男友,我们叫他赵叔叔,他今年五十五岁,

有过两段婚姻,是间贸易公司的老闆,在我的印象中,

感觉他相当大方,出手相当阔气,因为就在追求我母亲的时候,

他送了我们一间房子,对我和姊姊也相当得好,常有出国洽工回来都会带礼物给我们,

和妈妈交往后,我们也相当喜欢他,便邀他住进了他送我们的房子。

某个晚上,

我经过佳琪姊的门外,听见门内有怪声,于是趴在门上的小缝偷看里面,

然后,十八岁的我呆在了门口。

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自己那一刻所见的景象,

那里发生的事,甚至比我第一次观看色情影带更让我印象深刻。

小小的房间内,姐姐的床正对着房门,我离的是如此之近,以致于我能看清自己想看到里头的一切。

佳琪姊仰躺在床上,像发了高烧一般的脸晕红似火,她双眼半闭咬着嘴唇,

上身的衬衣已被解开分到两边,两个白馒头一样的奶子裸露在外,而下身却一丝不挂!

我看到姐姐一条白腿搭在床下,正有一个男人的身体压在上面,

那男人的裤子放在脚边,我看清了,这个男人正是妈妈的男友,赵叔叔!

赵叔叔挪动了一下身体斜压在我姊身上,

我这是第一次亲眼看一个女人是怎样地被男人搞。

赵叔叔趴在我姐姐身上,我看见他的嘴在姐姐脸上,颈下,耳垂处胡乱的亲着,

而他的大手在轮翻握弄着姐姐那两个坚挺的肉球。

姐姐一声不吭地躺在那里,如果不是火红的脸颊会让你觉的她是在晕迷状态。

赵叔叔的呼吸粗重的很,看样子格外兴奋。

姊姊的那两个白奶子在他大手中滚来滚去,看上去就象两个雪白的圆馒头,

赵叔叔的嘴按在了佳琪姊的嘴上,没交过女友的我还不知道接吻的感觉,

只是看着他那幺使劲吸,好像佳琪姊的嘴很甜的样子。

赵叔叔:[佳琪,妳的舌头好软好滑,,,美极了]

赵叔叔吸了一阵以后,头从佳琪姊的脸上向下滑去,一路吻到姐姐的肉缝上,

同时他将姊姊的身体也调整了姿势,那右手也向下面摸过去,直到姊的雪白的大腿间。

佳琪:[嗯,,,],叫了一声,夹住了腿。

但那两条腿很快被赵叔叔的大手掰开,我看见那手从我姊那些黑毛丛上滑下去,

摸到了那浓密毛丛下面的地方,

我喉头哽动一下,咽了一口唾沫。

趴在那里的姐姐身体紧张的好像僵直,那两条被掰开的长腿不安地轻轻扭着。

佳琪:[叔叔,,,,啊,,,]

赵叔叔:[别叫,妳妈才刚睡着,,,不想给她知道我们的关係吧]

我看着赵叔叔的手在我姊那褐色的肉屄上拨弄了一会以后,

拇指好像按在了一个小肉粒上,当时我不知道那叫阴核,

赵叔叔的食指、中指轻缓地插入了小肉粒下面那神秘的肉穴中。

姐姐嘴里不自觉地发出了低低的声音,她仍紧闭着双眼,火红的脸上嘴唇却缠抖的微微张开。

我清楚地看着几乎近在咫尺的姐姐的嫩屄是如何被男人的手指搞的。

赵叔叔的拇指不停地轻快地摩擦那小肉粒,而另外插入肉洞中的两根手指则不停地一进一出,

同时在那里面的肉壁上旋转抠弄。

站在门外的我,看得鸡巴不知不觉早已涨硬。

姐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嘴唇不时地咬住又鬆开,姐姐似乎有了不安,

身子不自觉地开始在床上轻轻扭动,赵叔叔的两根手指插送的越来越快。

佳琪姊扭着身子,火红的脸上眼闭得更紧,我似乎都听见了她的喘息,赵叔叔抽出了手指,

我好像看到上面亮亮的粘着什幺,紧接着我看到赵叔叔的头向姐姐的下面滑去,

竟来到了姐姐雪白的两腿间。

由于他的头埋在那里,我看不见他在那里在干什幺,好像是不停地在舔弄。

姊微微张开的嘴唇颤抖着,我看到她两只手紧紧地抓弄着床单。

佳琪:[嗯,,,啊,,,嗯,,,]

赵叔叔:[真香甜,果然还是年轻妹妹的淫水最可口]

佳琪:[啊,,,叔叔,,,不要阿,,,]

赵叔叔埋首在我姐姐的下体好一会儿才站起身,他站在床上,我正好在他侧面,

我看着他跨骑在姐姐粉颈上方,同时我也看到了他的鸡巴,天!那是怎幺大的一根肉棒!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除了我以外,另外一个男人勃起的鸡巴,还真是吓坏了我。

那东西又粗又黑,是那幺丑陋吓人,竟有我一掌多长。

紧接着发生的一幕更让还是处男的我目瞪口呆,

他扶住了佳琪姊的脸,双手固定着姊姊的头,伏下身去,

那可怕的大鸡巴竟然伸向我姊佳琪的粉脸上,在我姊白嫩的脸颊上滑弄了一阵以后,

它竟然伸向姊姊的嘴唇间!

佳琪:[不,,,不要,,,]

佳琪姊开始明显有抗拒,脸左右的扭着,但是最后好像抵不了赵叔叔的执意,

我看着姊姊那样挣扎过以后,终于微微张开了嘴,然后看着那丑陋粗大的东西塞入了她的嘴里!

赵叔叔:[又不是第一次含了,来,,,让我操操妳的小嘴]

赵叔叔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前后挺弄着身子。

天哪!他竟然把那根东西在我姊嘴里一进一出,像是操穴一样操着我那如花似玉姊姊的小嘴!

一个五十五岁的中年男人,一个二十岁的小女人,她们差了三十五岁,

佳琪姊正被一个可以当她爸爸的人操着,

我全身的血好像一下全涌上头顶。这画面带来的强烈刺激使我几乎要射了出来。

姊姊秀脸通红,她紧闭着的眼睛也一直没有挣开。

我怀疑她让男人把那丑陋的东西插进她嘴里她怎幺会不恶心!

也怀疑她那小嘴怎幺能含得下那幺大的东西!

果然,我仔细观察发现那根肉棒真的不能全捣进姊姊的嘴里,

它往下最深入时也只塞入有三分之二的样子,

就是那样也把佳琪姊的小嘴全塞满了,赵叔叔不停的动着,把我姊的嘴当屄操了数十下!

然后我看见赵叔叔把大鸡巴从佳琪姊嘴里抽出来以后,他拽过姊姊的身子,

扯着她两条腿把它们架在肩膀上,还拿过来一个枕头垫到她屁股下面,

我可以看到姊姊的液体参着赵叔叔得口水布满了整个阴道口,

赵叔叔把姊双腿分开蜷在胸前,然后他一手握着他的阴茎就顶着佳琪姊的阴唇。

姐姐看起来有些紧张地说:[啊,,,叔叔,,,今天是危险期,要戴安全套,,,]

赵叔叔:[今天套子没了,就试一次不戴套的吧,更何况第一次强姦妳的时候也没戴,不会中的啦]

佳琪:[不要阿,,,]

赵叔叔一脸得意的慢慢加了力道,他的龟头正撕开佳琪姊的阴道往里插。

只见姊姊倒在床上接受着赵叔叔的大阴茎。

我能看到赵叔叔黑黑的屁股和我姊架在他肩膀上的浑圆小腿与玉足,不断地晃动着。

一切都是距离那幺近,我能清楚地看到赵叔叔的大鸡巴在我姊嫩屄里的一进一出,

出的时候,基本都抽了出来只留龟头在内,进的时候却是齐根插入!

我怀疑那幺大一根肉棒怎幺能捅到那个小肉洞里的,

显然,佳琪姊躺在那里双眼紧闭,脸颊如火,表情似乎很痛苦,皱着眉。

我恨我胆小,没有能力去解救自己那正遭受蹂佞的亲生姊姊,

赵叔叔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

佳琪姊双手无意识地抓弄着床单,[阿,,阿,,,阿,,,阿,,,]的叫着。

姊姊被架在赵叔叔肩膀上的两腿似乎变得僵直,向上抬着,

赵叔叔边肏着姊姊的屄还边用嘴舔她的脚,他甚至把那些秀美的脚趾逐个含进了嘴里。

赵叔叔:[太爽了,,,操女学生真爽,,,好嫩,,,好紧的穴,,,]

赵叔叔:[嗯,,,啊,,,佳琪,,,妳的身子真美,,,搞得叔叔好爽,,,]

佳琪:[叔叔,,,轻一点,,,好疼啊,,,]

赵叔叔:[疼?第一次搞妳的时候也哭天喊地的叫疼,,,那幺多次了还喊疼?]

他放下了姊姊的脚,然后他拔出鸡巴,我看着他把佳琪姊翻了个身,

让佳琪姊趴在床上,向后面抬高屁股,赵叔叔抱着她雪白浑圆的大屁股一下下的从后面干她。

姊姊双手半支着床,抬着屁股被肏得双眼紧闭,头发蓬乱,一声声地叫个不停。

她雪白的两个奶子悬垂在胸下,随着身子被操得乱晃着。

赵叔叔:[好温暖的阴道啊,,,操妳比操妳母亲爽多了]

赵叔叔边操边叫,尽然还把我姊姊拿来跟我母亲比,

我看得血脉膨张,想不到平时矜持文静的姊姊会遭此毒手,

赵叔叔抱着我姊这个比他小了三十几岁少女的玉臀,一下一下的狠操!

常年在外面做生意的赵叔叔无疑是个玩女人的高手,

我不知道他是怎幺把我姊搞到的,

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妈妈的男友在眼前操着美丽的姊姊,

佳琪:[小力一点,,,叔叔,,,]姊姊痛苦地哀求似的说。

赵叔叔一点都不为所动,根本就不理会她,又继续往里面捣,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有半尺多长的大肉棒在我眼前直直的全部捣进了佳琪姊的穴里。

赵叔叔的鸡巴在姊姊的穴里的进出,

我清楚的看见姊姊里面的嫩肉壁,在大鸡巴抽出时被带得翻出来,可能是里面太紧的原因。

赵叔叔:[真爽阿,,,母女都给我搞上了,,,]

赵叔叔竟无耻地喊叫着,这简直和我平时印象中,那笑容可掬亲切和蔼的长辈盼若两人。

我内心里怒火燃烧,赵叔叔的话却刺激的我更加兴奋。

姊姊没再说话,回过头去,只是仍然哽噎着,眼泪不知不觉地从她眼睛里流出来。

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大鸡巴与阴道的结合处,看着大鸡巴一下一下在里面的进出。

慢慢地我感觉那肉棒进出的速度,逐渐加快起来。

终于,我感觉时间过的好长,在姊姊一声不吭的被操中,赵叔叔忽然身体打了一个冷颤,

我看见他急忙的拔出了鸡巴,然后把姊姊的身子压在床上,让她躺在自己跟前。

[啊!]赵叔叔浑身颤抖着,他套弄着自己老二,把他大鸡巴对準了姊姊的身体,

我看见一股又一股白色的液体从他鸡巴前端激射而出,

全射在了佳琪姊雪白的身子上,

接下来好久屋里都不再有声音,赵叔叔坐在那里喘息着。

佳琪姊咬着嘴唇,找到了床头的一卷卫生纸,红着脸擦着自己身上的那些精液,

而我看见自己的姊姊被一个老男人操,我的精液也射在裤子里头,

那天我没有被赵叔叔和姊姊发现,而母亲在她房内睡的正甜,更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

隔天吃晚饭时赵叔叔已经恢复了常态,他热情地给我和姊姊碗里夹着菜,

如果我没看到昨天发生的一切,真还不知道他还有另外一个面孔。

佳琪姊姊低着头吃饭一声不吭,看她吃着碗里的香肠,让我回想起昨晚她帮赵叔叔口交的情形,

坐在姊姊对面的我看着她那清秀的脸,如果不是昨晚侥幸地看到的那一切,

我是无论如何想象不到我这幺漂亮文静的姊姊是如何地被男人搞的。

这幺漂亮的她,下面的阴道竟然也被年纪大她三十多岁的老男人捅过了。

我这般的想着,下面的鸡巴不由自主的早都顶到了裤子上,

晚上睡觉前,我再度到姊姊的门缝偷看着,但似乎没有动静,

看来赵叔叔今晚没有下手,我只能回到房内幻想着昨晚的情景打飞机。

自从发现了赵叔叔和姊姊的姦情以后,我更加偷偷观察她们两人的互动,

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为什幺姊姊会让赵叔叔给搞上了?

终于在一次姐姐不在家的时候,我偷偷看了她的日记才得知原委,

姐姐日记内容如下:



***七月五日,晴***

今天是个晴天,但我的心情却像是暴风雨过境般的难受,

昨天夜里,我失去了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正当我睡着以后,我感觉到有人在触碰我的身体,

我睡眼惺忪的打开眼睛,眼前的景像使我从睡梦中吓醒,

赵叔叔尽然一丝不挂地坐在我的床边,他满身酒味地用淫淫的微笑看着我,

他对着我喊妈妈的名字,然后将我压在他的身子下,不停地吻我,

我极力的反抗他的骚扰,并且告诉他:[赵叔叔,看清楚,我是佳琪,,,快放手]

赵叔叔用他的阴茎摩擦着我的阴道口,就算他真的知道我是佳琪,可他箭都已经在弦上了,

岂有不发的道理,于是他将自己的龟头缓缓的挤进我那尚未开发的小穴里,

当龟头刚挤进穴口时,我张大嘴巴哀求着:[不要阿,,,赵叔叔,,,我还是处女,,,不要,,,]

赵叔叔:[原来是佳琪啊,,,叔叔一直以来都好喜欢妳,,,让叔叔当妳第一个男人吧]

我:[叔叔,,,知道我是佳琪,,,快放开我阿,,,,不要阿,,,不要,,,]

赵叔叔完全不理会我的哀求,他放慢速度,先抽出一点再进去,

这样来回几次终于完全插到底了,而我的身体就像要被撕裂般的痛苦,

我的阴道第一次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并且居然是在强暴之下被开发,

赵叔叔:[喔,,,好爽喔,,,又暖又湿还很紧,,,]

想不到我的第一次,竟然是给一个大我三十五岁的中年男子给夺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下体剧痛得使我毫无意识,眼前的男人得到了我的身体,

他还将他的精液全数留在我的体内,我无助的槌打着他,

我:[为什幺,,,为什幺,,,为什幺要强暴我,,,,呜呜呜呜,,,,]

我眼中充满怨恨的眼神,含着泪水说:[赵叔叔,,,你怎幺可以这样,,,]

[你怎幺可以这样,,,你是我最信任的长辈,,,]

赵叔叔无情的从皮夹里掏出两千块,[佳琪,这个妳,,,我很满意]

我甩开他的手大骂:[你这禽兽,我不要你的钱,,,我不要你的钱,,,还我我的清白]

赵叔叔:[事情都发生了,钱收下吧,我会负责的]

我嚎啕大哭,这男人把他的精液全洒在我的体内,[你怎幺可以这样,,,会害我怀孕,,,会害我怀孕阿,,,]

***七月十二日,晴***

今天下午,妈妈带着弟弟出门,留我一人在家,早上赵叔叔就和朋友出门去了,

我心想,今天独自一人在家应该相当安全,

可谁知,赵叔叔在妈妈出门以后便回到家中,

赵叔叔:[佳琪,今天可真是大好的机会,我买了个新玩具,等等同妳一起玩]

我眼眶中带着泪水,[赵叔叔,,,求您别这样,,,]

他抓住了我的头髮,伸出他噁心又恶臭的舌头舔着我的脸颊,

我颤抖着求他:[啊,,,不要阿,,,]

赵叔叔:[今天全家人不在,我们可以尽量的狂欢]

我心里咒骂着他,[你的狂欢还不就是要操我,,,]

我露出哀求的眼神看着他,但眼前的男人犹如一只饥饿的豺狼看见棉羊搬,

他眼神透着兽慾,恨不得马上将我生吞活剥。

赵叔叔将我拉进了他的房间,他拿出来一只小型按摩棒,

他说:[看看我这法宝,这可是连妳妈都受不了的宝贝啊,今天就来试试她女儿的反应]

赵叔叔用震动按摩器塞向我的小阴唇,我全身抖了一下,两腿间、阴道和肛门同时一阵痉挛,

我不停地哭泣着,我完全不是眼前男人的对手,他很快就把我征服,

他把我放在妈的床上,然后用那只丑陋的生殖器再度进入了我的阴道中,

他任由我哭喊着,下体无情的摆动,

赵叔叔用下流的言语调侃着我,[佳琪,舒服吗?妳妈很喜欢我的肉棒,想不到你们母女都在这张床上享受我的老二]

面对他下流至极的言语,我只能默默忍受,

那个下午,我再一次的被他强暴得逞。

***七月十三日,雨***

今天晚上,我去便利商店买东西,回想着连续两次遭到赵叔叔的强暴,

我相当害怕,我害怕说出来母亲会遭受打击,

但假如持续这样给赵叔叔姦淫,我害怕我会怀孕,

所以我硬着头皮,相当害羞的在便利商店买了卫生套,

想说假如以后在被姦淫时,至少可以求赵叔叔戴上它,

这是我第一次买卫生套,想不到竟然是要和一个老男人共用它。



***七月十五日,阴***

淩晨,果不其然,赵叔叔再度进入了我的房间,

我依旧反抗着,可是结果一样,我再度的被征服,

好在我有準备好卫生套,我含泪求他,跟他说我会配合他的性爱,

但唯一的条件要他戴上卫生套,他听我这幺说也同意了,

虽然我依旧百般的不愿意和他发生关係,但至少可以确保我不会闹出人命,

他说,今天是几次的性爱中他最满意的一次。

***七月二十日,晴***

这几天月经来了,想说可以好好休息几天,

想不到无耻的赵叔叔依旧要和我发生关係,

他逼我用嘴帮他口交,这是我第一次帮男人口交,

赵叔叔竟然还逼我将他的精液吞下。

姐姐的日记看到此,我的老二也胀得难受,

推算一下,现在已经十月了,姐姐整整被赵叔叔姦淫了三个月,

原来这三个月姐姐魂不守舍的原因是因为这,

我该怎幺才能解救姐姐?还是说,抓住姐姐不敢张扬的弱点,我也来对姐姐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