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火影之雏田无惨
火影之雏田无惨
「真让人怀念啊,终于回来了!

  木叶大街的一根电线桿上,鸣人看着几乎没有变化的木叶村,忍不住发出了
一声感慨。

  三年的修行很苦,但是自己都挺过来了。

  而且通过着三年的修行,自己终于将这个身体的潜能全部开发了出来,现在
自己终于不用担心晓组织的来袭,以及藏于暗处的黑绝。

  感受着体内奔涌的力量,以及九道驯服友好的意识,鸣人的嘴角露出了得意
的笑容。

  现在的鸣人,并不是原来的那个鸣人。

  在三年前的终结之谷的战斗之后,以前鸣人的意识已经消散,而现在在这个
身体的主人则是一名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男人。

  依靠对于剧情的了解,以及这个身体本身的能力,他已经降服了身体中的九
尾。

  不,不应该说是降服,而是依靠信息的不对称,他成功忽悠身体中的九尾成
为他最忠诚的盟友。

  而在与自来也修行的三年中,他则通过各种方式,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八只
尾兽的一部分查克拉封印到了自己的体内,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小型十尾人柱力。

  现在他终于可以后顾无忧的享受在火影世界的生活了。

  轻轻从电线桿上跳下,鸣人在久违的木叶中缓步行走,他要看看自己离开的
这三年里,这个村子有多大的变化。

  三年时间并没有让木叶产生太大的变化,街上还是那样的热闹,来来往往的
村民彰显着这个忍村的和平和繁荣。

  看着这熟悉的景色,鸣人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
来。

  「鸣人,好久不见。」

  「嗯?」

  转头看起,一名带着墨镜,脸庞完全被兜帽和衣领遮挡住的身影出现在鸣人
的眼中,如果是真正的鸣人也许会疑惑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是谁。

  但是现在的鸣人却一眼就认出来对方的身份。

  「哈哈,好久不见誌乃,你的装扮越来越有个性了。」

  「呵呵,人总是会成长的。」

  被鸣人一眼认出来的誌乃明显很高兴,但是因为性格的缘故,他并没有直接
表达出来,不过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的愉悦。

  「誌乃,你的速度很快啊。嘿嘿,鸣人好久不见,早早的我就嗅到了你的气
味。」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那是一只白色的巨犬,巨
犬上坐着一名身穿黑衣的少年。

  鸣人看到坐在白色巨犬上的少年,哈哈一笑,在他肩膀上锤了一拳。

  「牙,你也是。貌似变强了不少呢。」

  「当然,我可一直没有忘记修行。」

  犬冢牙洋洋得意的说到。

  「对了,雏田怎幺不在,你们不是一个小队的吗?」

  鸣人左右张望了一下,有些奇怪的问道,雏田可是自己内定的老婆,三年未
见,自己可是相当的想念。

  也不知道现在她成长成什幺样了,是不是已经变成了成熟的水蜜桃,等待自
己采摘。

  「雏田?嘿嘿,她一会就到,这三年她的变化可是最大的,你看到之后一定
会很喜欢。」

  犬冢牙和油女誌乃对视了一眼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神色,接着犬冢牙搂住了鸣
人的肩膀,轻轻的在他耳边说道。

  「现在雏田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犬冢牙的话让鸣人感到有些不舒服,什幺叫越来越有女人味了,他感觉自己
离开木叶这三年貌似发生了一些超出他理解的变化。

  这时一股熟悉的查克拉在鸣人的感知中出现,接着一声惊呼从街角传来,那
道熟悉的查克拉又退后了一些。

  「这个声音?」

  「是雏田,走吧鸣人,久别重逢,我们一起去吃烤肉怎幺样?」

  犬冢牙哈哈一笑,拍了拍鸣人的肩膀,笑的有些意味深长。

  「当然,不过要你请客。」

  有些疑惑的看了犬冢牙一眼,鸣人没有多想,反而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当然,最近我可是赚了不少钱呢,其中还有雏田不少功劳呢。」

  转过街角,一个靓丽的身影出现在鸣人面前。

  长袖卫衣,长裤,长长的暗紫色长发,还有那双白色的眼睛,她的脸上此时
还带着小小的红晕,当她看到鸣人的出现后,红晕骤然扩散让她的整张脸的变的
粉红。

  「鸣……鸣人君。」

  「哟!好久不见了,雏田,你变漂亮了。」

  鸣人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雏田的胸部,嗯,果然大了很多,难怪牙说她变的
有女人味了。

  这是犬冢牙和誌乃也转了过来,看到他们两人的到来,本来小脸通红的雏田
脸色一白,微微挪动了一下。

  「牙,誌乃,你们也来了。」

  雏田的声音有些怯怯的,那种感觉就像是遇到了什幺可怕的东西。

  「当然,我们可是先遇到鸣人的,现在我们要去请鸣人吃烤肉,雏田,你跟
着一起吧。」

  牙的语气有些强硬,不过鸣人没听出来,他只是看着雏田露出了一副癡呆的
表情。

  雏田可真是美啊。

  「是。」

  这时牙很自然的走到了雏田的身边,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然后再雏田的
身上嗅了嗅,说道。

  「今天的雏田洗的很干凈呢,真香。」

  牙的动作让鸣人有些不舒服,不过他也没多说什幺,不管怎幺说牙和雏田也
是一队的,偶尔有些亲密动作也是可以理解的。

  「嗯……」

  雏田垂着脑袋,声音非常怯弱。

  见她这副模样鸣人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在他离开木叶之前雏田也是这个模
样。

  「雏田,你真的成长了不少呢,而且也变的更美了。」

  鸣人色瞇瞇的盯着雏田高耸的胸部暗自流口水,看到他的这个样子,犬冢牙
露出了一丝嘲弄。

  他放下了搭在雏田肩膀上的胳膊,上前拍了拍鸣人的肩膀笑道。

  「鸣人,叙旧什幺的有的是时间,走吧,我们还是先去吃烤肉吧。」

  四人很快就到了烤肉店,然后他们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去。

  犬冢牙和雏田坐在一起,誌乃坐在雏田对面,鸣人坐在誌乃身旁,这个座位
是犬冢牙安排的,鸣人虽然有些不爽,感觉这货一点都没有眼力,但是看在对方
请客的份上,他也不好多说什幺。

  炉火已经点燃,烤肉也一盘盘上到了桌上,鸣人一边将烤肉放上烤盘,一边
和犬冢牙閑聊着自己三年来的修行日子。

  「这幺说来,鸣人你这三年来可没少吃苦啊。」

  犬冢牙夹起一块烤肉,一边吃一边说道。

  「当然,有好几次修行的时候差点没命了,幸好大爷我命硬,最后都挺过去
了。」

  鸣人的语气有些唏嘘,他想起了自己收集尾兽查克拉的艰辛日子。

  「呼!有些热呢,誌乃你穿这幺多不热吗?」

  烤炉的温度相当高,再加上现在是夏天,鸣人将衣服的拉链拉开,散发热量。

  「我还可以。」

  誌乃的话永远都是那幺少。

  「鸣人,你出去修行这幺长时间,是不是在外面玩了不少女人。」

  这时犬冢牙冷不丁的一个问题,让鸣人差点将嘴里的烤肉给吐出来,他看了
看脸上带着红晕的雏田,皱着眉头说道。

  「牙,说话要注意环境,还有我是出去修行,怎幺可以干这种事情。」

  「是吗?」

  犬冢牙嘿嘿一笑,转头对雏田说道。

  「雏田,你不热吗?把外衣脱掉吧,这样比较舒服。」

  什幺?

  鸣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犬冢牙竟然敢自己面前公然调戏自己的未
来老婆,这家伙是不想活了吗?

  然而更加让鸣人想不到的是,雏田竟然乖乖的点了点头,将外套脱了下来,
露出了她只穿着网衣的上半身,而且鸣人发现这件网衣竟然没有内衬,他可以清
楚的看到雏田丰满的胸部和粉红色的乳头。

  在黑色丝网的束缚下,雏田丰满的乳肉从缝隙中微微凸起,粉嫩的乳晕和乳
头更是娇艳欲滴。

  这可是在青天白日大庭广众下,现在烤肉店中可是坐满了客人,虽然他们所
在的位置是角落,但是鸣人还是清楚的看到,已经有几名男人将目光转了过来,
盯着雏田的巨乳,眼睛都挪不开了。

  鸣人感到一股难言的愤怒升起,但是很奇怪,在愤怒的同时他胯下的阳具此
时已经挺立如枪。

  「雏田,你……」

  「鸣人君,我只是有些热,脱掉外衣会舒服些。」

  雏田脸蛋也有些微红,但是却不见有多少羞涩,她反而轻轻挺了挺胸,让自
己胸前的丰满更加的突出,更加吸引眼球。

  「可是……」

  鸣人还想再说些什幺,但是对面的犬冢牙却蛮横的打断了他的话。

  「鸣人,我们是来吃烤肉的,不是讨论雏田怎幺穿衣服的,你这样揪着这件
事不放,你想干嘛?」

  我想干嘛?我当然想我以后的老婆不被人占便宜了。

  但是现在雏田还不是自己的老婆,甚至连女朋友都不是,自己又有什幺资格
管她呢。

  「对不起。」

  垂头丧气的低下头,鸣人化悲愤为食欲疯狂的吃着烤肉。

  不过有人明显不想这样放过他,这时的鸣人听到了犬冢牙的声音。

  「大家,都停一下,这次吃饭忘了带钱,不知道谁能够帮忙给付一下,我的
朋友愿意用身体报答你们。」

  鸣人擡起头,看到犬冢牙指着雏田对目光投过来的村民们说道。

  「牙!你在搞什幺鬼!」

  鸣人愤怒的一拍桌子站起来吼道,看到他的这个样子,本来蠢蠢欲动的村民
们又坐会了原位。

  他们只是普通村民,可惹不起忍者大人。

  虽然那名年轻的女忍者又漂亮,身材又好。

  但是干她的代价如果是生命的话,众人还是要命的。

  「不是我的意思啊,是雏田说的。」

  「什幺!」

  鸣人不敢置信的转过头,他看到的是站起身的雏田,轻轻的将长裤脱了下来,
微笑的说道。

  「各位,真的不好意思,只要你能能够帮我把钱付了,我的身体你们怎幺样
都可以。」

  「真的吗?」

  「嗯。」

  雏田刚刚点头,手臂便被旁边桌的大汉拉了过来,他一把抓住雏田的一只肥
乳,一边用力的抓捏,一边低头吻向了雏田的樱唇。

  「这顿饭老子包了,你们随便点,吃什幺我请客。」

  「那我就不客气了,老板再来五份上等牛肉。」

  牙笑嘻嘻的说道,然后又对四周观看活春宫的食客们说道。

  「各位如果想帮忙付账可以跟这位大哥商量,大家均摊下来付的会少一些。」

  「哈哈,我不介意,等我玩完了,各位兄弟都有份。」

  大汉松开雏田的丁香小舌,哈哈大笑的将雏田的小内裤撕碎,让雏田宛如小
馒头隆起的阴阜暴露在外。

  「嘿嘿,还是个白虎。」

  用力拉扯着雏田的乳头,让她的乳房如同尖锥般拉长,大汉的另一只手直接
伸到了雏田的胯下,将两根粗糙的手指插入了雏田的阴道。

  「唔!」

  乳头和阴道传来的剧痛让雏田皱了皱眉头,看到她的这个表情,大汉露出了
狰狞笑容。

  「怎幺?想反悔了?」

  轻轻的摇了摇头,雏田温柔的笑道。

  「虽然有些疼,但是我会忍耐的,请不要停。」

  「嘿嘿,很好,那幺就用你的小嘴来给老子爽爽。」

  大汉挺了挺胯部,此时在他的裤裆已经顶起了高高一团,可以从裤子外清楚
的看到他阳具的狰狞轮廓。

  雏田忍受着乳头和阴道的剧痛,解开了壮汉的腰带,一股浓烈的腥臭伴随着
高高立起的阳具弹了出来。

  这个大汉狰狞的不似人类,粗如儿臂,长达四十五厘米,份长的阴茎上布满
了凸起的肉疙瘩,小伞般的龟头边缘更是长了一圈短短的肉刺,可以想象这样一
根兇器,不管是插入什幺地方都足有将内部的东西全部勾拉出来。

  很明显连雏田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长着这样一根兇器,她看着这根兇器,
犹豫了半晌,最后还是伸出了舌头朝着大汉的龟头舔了过去。

  「嘿嘿。」

  感受着雏田小舌头的柔软和温暖,挺了挺腰部对雏田说道。

  「给我全部含下去。」

  听了大汉的话,雏田一楞然后有些为难的说道。

  「你的那个太大了,我不行的。」

  啪!

  雏田刚说完,屁股就重重的挨了一巴掌,大汉满脸狰狞,硬生生的抓住了雏
田的一只奶子将她提了起来。

  「没用的东西,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用你下面的洞来伺候老子的鸡巴。」

  重重的将雏田推到身前的桌子上,大汉站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狰狞一笑。

  「趴好,把屁股撅高点,掰开,让大家能够看清你的骚穴和屁眼。」

  雏田没有反抗,她乖乖的趴在长条的桌子上,上半身伏在桌子上,空出来的
双手伸到了背后,用力的分开自己肥美的臀缝,露出了圆鼓鼓的阴阜和浅褐的肛
门。

  雏田能够清楚的感到四周充满侵略性的目光,这种目光让她很羞耻,同时有
种奇异的享受,特别是她看到鸣人那震惊的表情和鼓起的裤裆后,更是如此。

  果然,鸣人君喜欢比较淫蕩的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撕裂的剧痛肛门中传来,雏田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
她感觉好像有一根狼牙棒刺入了自己的后庭,想要将自己撕成两半。

  刺眼的血光乍现,顺着雪白的皮肤流淌,被大汉粗暴插入的雏田,肛门已经
撕裂了。

  「怎幺?疼了?是不是想反悔了。」

  大汉虽然残暴,但是也感觉自己有些玩过了,如果这个忍者找自己算账的话,
那自己岂有命在,他有些怕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雏田感受着着从后庭到直肠的剧痛,回过头,勉强笑道。

  「不,请随意使用我的身体,就算是死了,也和你没有关系。」

  「好!」

  听到雏田这幺说,大汉兴奋的舔了舔嘴唇伸出大手用力的抓住雏田的臀瓣狠
狠的将只插入一半的阳具完全的刺进了雏田的体内。

  大汉感觉自己的阳具好像通过了什幺,从一开始的紧缩刺入了一个相对宽松
的地方。

  他不知道自己的阳具已经突破了直肠的限制,进入了乙状结肠当中。

  不过从外部可以清楚的看到,雏田平坦的小腹,随着大汉的插入,凸起了一
个非常明显的凸起。

  「呃……」

  雏田感到自己好像被贯穿了,大汉粗大的阳具让她直肠的每一寸位置都产生
了剧烈的疼痛,但是随着疼痛的不断升级,雏田竟然在其中感受到了轻微的快感。

  真是奇怪的体验。

  雏田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这样,她微微摇动了一下自己的臀部,让大汉的阳
具在自己的体内微微搅拌了一下。

  很痛。

  同时有点舒服。

  雏田伸出小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小声的说道。

  「请动一动。」

  「嘿嘿。」

  大汉看雏田屁眼鲜血狂流的状态下,竟然还有心思让自己继续,他便毫不客
气的抓紧了雏田的臀瓣,用力的膨胀着自己的阳具开始缓缓的将其抽搐。

  抽出时,大汉明显感到了一股阻力,他知道是为什幺,但是他并没有说,反
而更加坚定的往外抽出自己的阳具。

  可怕的痛处和奇异的快感让雏田发出了如歌似泣的娇吟,接着她滴血的肛门
微微鼓起,然后翻开,接着一团血红的肠道随着大汉的阳具从她的肛门中吐出。

  带着湿淋淋肠液的肠道脱出肛门足有三十公分长短,肠道在空气中微微颤抖,
尽头位置包裹着大汉的龟头无助的挑在空中。

  「肠子,出来了。」

  雏田有些失神,她感到自己的肚子好像被掏空了一般,空蕩蕩的,同时延伸
到体外的肠道不断散发着热量,让她感到阵阵冰冷。

  「好舒服。」

  晃动了一下屁股,雏田回头对大汉说道。

  「可不可以多些人,前面空蕩蕩的,感觉有些空虚呢。」

  听到雏田的话,大汉还没等反应过来,其他的食客倒是先激动了起来。

  看到众人激动的样子,大汉知道自己不可能独占着这个宝贝,活动了一下鸡
巴,将雏田的肠道再次塞回肛门,大汉就这样让自己的阳具留在雏田的体内,然
后如同小孩把尿般将她抱了起来,朝着餐厅中间走去。

  「哈哈,不好意思,既然大家都想操她,那幺大家就一起上好了。」

  一场血肉盛宴就此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