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真红虐章
真红虐章
(第一集
  

    “王子殿下哟~壹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呢~”

    壹位身姿曼妙,穿着极为暴露的小萝莉向我说道。

    “嗯,妳下去吧”

    “遵命~噗~”

    女孩忍不住发出了奇怪的笑声,我瞪了她壹眼,她便知趣地走开
了。

    早已习惯了我的冷淡,身为我的奴仆,对我的命令自然是言听计
从。

    我推开面前沈重的铁门,出现了壹条昏暗的长廊,壹条石头阶梯
壹直延伸到光线无法照射到的地方。

    从旁边的墻壁上取下壹根火把,将其点燃,接着向台阶深处走去。

    在经过了几个拐角之后,另壹扇铁门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在昏暗的火光映照下,散发出幽幽寒光。

    我心裏很清楚,在铁门的另壹边,便是为我準备好的猎物,只不
过,今晚的这只猎物,并不壹般。

    我稍稍平复了壹下心情,将铁门推开。

    空旷的地牢四周零星插着壹些火把,为这漫无天日的地方提供着
壹点微弱的照明。

    地牢中央,壹个娇小可爱的萝莉,正躺在壹张倾斜的木板上,身
上盖着壹层薄薄的破布,四肢被铁链牢牢地禁锢住,并向四周拉扯
着。

    女孩被迫只能将纤细的四肢极力地向外伸展,以此来减缓铁链拉
扯所带来的痛苦。

    女孩的嘴巴被带上了口塞,眼睛被眼罩遮住,耳朵也被堵了起来,
几乎完全隔绝了外界的干扰。

    清秀的脸庞上壹抹红晕,微微颤抖着的小鼻子裏发出阵阵诱人的
鼻音,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对于我的靠近,女孩显然壹无所知。

    我细细端倪了壹番之后,将女孩的耳塞取了下来。

    “似乎很享受嘛”

    “嗯~嗯~唔~”

    由于嘴巴被口塞堵住,女孩只能从鼻腔发出阵阵轻哼,算是对我
的回应。

    随后我又将口塞和眼罩也壹壹取下,女孩这才得以重见天日,不
过由于壹直处于黑暗之中,导致女孩壹时间依然无法睁开双眼。

    “啊~啊~哈~水~给我水~”

    经过长时间的体力消耗,女孩此时又渴又累。

    “呵呵,这麽没大没小麽,要水是吧,没问题”

    我将腰带解开,早已搞搞挺起的肉棒被释放了出来。

    用手调整好位置,对準了女孩微微张开的小嘴。

    “啊~什~什麽啦~好臭~快~快停下啦~”

    女孩扭动起小脸,左右闪躲着,但因为四肢被铁链禁锢住,自然
无法躲开。

    在几次尝试之后,女孩终于是敌不过饑渴,开始主动张大嘴巴,
大口大口地吞咽起来。

    “哈哈哈,怎麽样,喝饱了吗”

    “唔~~~可恶~要不是老娘我的四肢被禁锢住,妳早就死啦~”

    “呵呵,我知道妳很厉害,但最终还不是落到我的手裏了,传说
中职业拐骗幼女的真红乐章,小红!”

    听到我叫出了她的名字,女孩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妳~妳是怎麽知道我的名字的~”

    “呵呵呵,还是没想起来麽,给妳点提示吧,小草莓,有印象了
吗”

    “那个孩子啊~长着那麽漂亮的小脸蛋~就连我都有些心动了呢~
不过嘛~那个胖子出的价格更加地让我心动哦~”

    女孩的话语将我心中的怒火壹点壹点地引燃。

    “呼······”

    我极力地压制着。

    “看来那孩子对妳来说挺重要的嘛~所以~妳是···”

    “我是那孩子的哥哥,我希望妳最好能够识相壹些,老老实实地
告诉我她的下落!”

    “抱歉~我的职业素养还是很高的哦~我的客户信息是完全无法
透露给妳的呢~而且~那孩子估计现在应该已经不想回来了吧~哈哈
哈~”

    女孩的话终于将我心中最后壹丝怒火也点燃了,我壹拳打在她的
脑袋边上,女孩下意识地将小脑袋微微转向壹边。

    厚实的木板硬是被我砸出了壹个凹坑。

    “我才不在乎妳的那些职业道德!如果今天得不到妹妹的下落,
我会让妳生!不!如!死!”

    “嘿嘿~那我倒要看看妳如何让我生~不~如~死~”

    女孩的话语中充满了诱惑,眼神中充满了期待,似乎这正是她所
期待的结果。

    如此的威胁竟没有半点效果,这不禁让我有些懊恼。

    “呵呵,放心,我会让妳乖乖地说出来的”

    “没问题哟~不过嘛~前提是妳要让我体验到生~不~如~死~的
感觉哦~我答应妳,在那之后便将所有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诉妳~”

    这···这孩子是个变态吗,额头渗出了壹丝冷汗,原本只是想
吓唬吓唬她也就罢了,这样壹来我便也无台阶可下,只得硬着头皮上
了。

    我将女孩身上盖着的破布掀掉,可接下来的壹幕却完全出乎了我
的预料。

    “妳···妳是···怎···怎麽会有···”

    “什麽呀~什麽呀~有什麽好大惊小怪的嘛~人家只是比女孩子多
了壹些东西而已啦~”

    “这···已经不是多壹些东西的问题了好吧···”

    只见,‘女孩’的下身,壹根几乎与我差不多尺寸的肉棒,直挺
挺地屹立在那裏,在肉棒与菊穴之间,插着壹根粗大的震动棒,而
那根震动棒棒插入的位置,自然是只有女性才会有的小穴。

    我被眼前这奇异的景象彻底搞蒙了,甚至无法判断这孩子的性别。

    “人~人家是女孩子啦~不要壹直盯着那裏看嘛~会~会害羞的
啦~”

    女孩微微将头转向壹侧,在她的提醒下,我才将呆滞的目光稍稍
移开了壹些,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我手中提着破布,站在那裏不
知所措。

    “妈的!这该死的奴仆!竟然什麽都没跟我说!看来回头还得好
好调教调教她!”

    此时我才忽然反应过来,刚才那个奇怪的笑是怎麽壹回事。

    “还请务必不要惩罚那位小姐姐~小姐姐对小红非常温柔哦~还
因为担心小红着凉,为小红盖上了被子呢~”

    对妳温不温柔关我屁事,我自己的奴仆还轮的着妳来管,另外,
那个所谓的‘被子’真的不是为了给我壹个‘惊喜’才盖上的麽,
我在心中抱怨着。

    “哼哼,也罢也罢,多出来壹根肉棒,也只是多了壹种淩虐妳的
方式而已”

    我冷冷地说道。

    我将手中的破布扔到壹边,转身环顾了壹下四周。

    昏暗的地牢裏,四周摆放着的各种各样奇怪道具,在火把的映照
下都壹壹显现了出来。

    数以百计的跳蛋、各种尺寸的震动棒、巨大的注射器、高压电击
器、各种长短粗细的针、兽用的扩阴器、手术刀、电锯和壹些瓶瓶
罐罐。

    在壹旁的地上放着两个铁桶,盛放着满满两桶腥臭的精液,角落
的炉子裏,放着几个烧红了的烙铁。

    甚至在壹个不起眼的地方,还摆放着壹个鱼缸,而在那裏面的,
并不是普通的观赏鱼,而是壹些尺寸大小不壹的电鳗!

    我走向被放在壹边的壹个医用小推车,将壹些小件的物品都壹壹
摆放在上面,推到了女孩身边。

    “只~只是这些而已吗~未~未免也太小儿科了吧~”

    女孩的声音因为兴奋而显得有些颤抖,下体的肉棒变得更加挺立
了,小穴也配合着震动棒的扭动而挤出更多的淫水。

    “呵呵,别着急啊,这些最多只能够算是暖场而已,好戏都在后
头呢”

    我用手握住震动棒露在小穴外面的部分,很奇怪,为何震动棒如
此剧烈地扭动,也没有任何的固定,竟壹直没有掉落下来。

    我尝试着将其拔出,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容易,感觉震动棒似
是被小穴死死地卡住壹样。

    手上增加了力道,用力向外拽。

    “啊~轻~轻壹点啦~啊~好撑哦~”

    我不顾女孩的求饶,手上继续用力。

    “啊~~~哈~”

    最终在女孩的叫喊声中,毅然而然地将震动棒拽了出来。

    这时我才得以见到其真正的样子,露在外面的部分和正常的震动
棒并无区别,但这根震动棒并不是从上至下壹般粗细,而是在顶部
是壹个直径接近十公分的圆球,上面布满了骇人的突起。

    “呵呵,原来如此麽,看来我準备的这些东西对妳来说确实有些
过于简单了呢”

    “啊~哈~也~也不全都是啦~有壹些我还是比较期待的哦~”

    可恶,原本準备用来淩虐女孩的刑具,非但没能起到壹丁点震慑
的作用,反倒竟成了她所期待的玩具,着实让我感到了不爽。

    我拿起小推车上的高压电击器,放到了壹旁。

    壹只手轻轻握住女孩粗大的肉棒,另壹只手拿起壹个电极片,朝
着龟头贴了上去。

    第壹次触碰到除自己以外的肉棒,心中竟然感到了壹丝丝的兴奋,
还真是奇怪的感觉。

    接着用手拨开女孩稚嫩的小穴,将两张电极片贴在了粉嫩的肉壁
上。

    “啊~终于要开始玩点刺激的了吗~哈~真是令人期待呢~”

    我对女孩的挑衅不予理睬,继续忙弄着手上的道具。

    壹个小小的真空泵,罩在了女孩高高挺起的小豆豆上。

    在真空泵的顶端,壹颗尖尖的银针在微弱的火光下,散发出点点
寒光。

    银针延伸出来的壹根电线,自然是连接到了电击器上。

    我轻轻捏动顶部的气囊,将其中的空气壹点点地排出,原本就高
高挺起的小豆豆,在真空泵的作用下,被拉扯变形,变得更加地肥
大。

    “啊~哈~小豆豆~快要爆炸了啦~啊~好刺激~”

    空气渐渐消失殆尽,小豆豆也在壹点壹点地接近那寒气逼人的针
尖。

    “啊~要~要被刺穿了~啊~小豆豆要被刺穿了~”

    女孩用头部轻轻撞击着身后的木板。

    随着我手上的动作,女孩的小豆豆被壹下下地拉扯变大、变长。

    “啊~~~疼~疼~疼~~~”

    最终,在女孩的叫喊声中,壹滴鲜血从针尖出飞溅了出来,锋利
的银针刺入了女孩的小豆豆,但我依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银针
在继续深入。

    “啊~啊~小豆豆~啊~坏~坏掉了啦~啊~~~”

    即使银针已经完全刺入了小豆豆,我却依然没有停止手上那毫无
意义的动作,咬牙切齿,似乎想要将其捏碎壹样。

    “哥~哥哥~已经~已经彻底扎进去了呢~”

    听到‘哥哥’二字,瞬间使我的心抽搐了壹下,这才反应过来,
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妳···妳刚刚叫我什麽···哥哥?”

    有那麽壹瞬间,我似乎有些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对呀~妳比我年长~叫妳哥哥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这话为何听起来如此的耳熟,呵呵,第壹次遇见那孩子的时候她
不也是这麽说的麽。

    那是壹个寒风凛冽的冬天,司机驾车载着我回家。

    她从路边的小巷跑出,奔跑着跌倒在马路中间,司机壹阵急剎才
惊险地将车停在了距离她仅有不到半米的位置。

    我正準备发脾气,却看到从女孩刚刚沖出来的小巷裏,又追出来
了十几个彪形大汉,个个看起来都是来者不善。

    我示意身边的保镖下车查看壹下情况,我也紧随其后,来到了车
前。

    只见摔倒在地的小女孩,身上几乎壹丝不挂,下体缓缓向外流出
汙浊的液体,散发着腾腾热气,但很快便被寒风吹得有些凝结。

    在这样寒冷的天气裏,小女孩就这样趴在地上,壹动不动,似乎
已经是耗尽了力气。

    我急忙脱下西服外套,包裹在她的身上,将她抱起。

    “餵!妳他妈的给我把她放下!这小娘们是我们的!”

    “那妳能给先我解释下这是怎麽回事吗”

    我义正言辞地说道。

    “妳他妈的算个什麽玩意,老子跟妳有啥好解释的”

    他身后的壹个男人紧接着站了出来朝我吼道:

    “总之就是她父母欠了我们的钱还不上,已经被我们给杀了,剩
下这个小娘们,就算是给兄弟们的补偿了,妳他妈要是识相的就把
她放下,赶紧滚蛋”

    “呵呵···原来如此”

    我无奈地摇摇头,朝保镖使了个眼色,他微微点了点头,迅速从
怀中掏出手枪。

    弹无虚发!12发子弹全部命中头部,连壹声叫喊声都没有,便倒
在了血泊之中,只剩下壹个人站在那裏双腿疯狂地颤抖着,冒着热
气的液体顺着裤腿缓缓流下。

    “大···大哥···不···爸爸···求···求求妳放过
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

    “滚!”

    只留下壹声冰冷的回答,抱着女孩便上了车。

    随后听到壹声枪响,接着保镖也回到了车上。

    司机摇摇头,叹了口气,发动汽车,驶离了这裏。

    低头看向怀中的女孩,清秀的脸颊,粉润的双唇,白皙的肌肤,
所有的壹切似乎都是那麽得完美。

    唯独下身那缓缓流出的汙浊液体,与她满脸的稚气显得是那麽的
违和。

    即便在车裏温暖的环境下,女孩依然浑身颤抖,似乎是刚才发生
的事情对她产生了巨大的打击。

    “妳叫什麽名字”

    我用着毫无感情的声音,平静地问道。

    “我···我叫···小莓···”

    “小莓···叫妳小草莓好了,以后妳便和我壹起生活吧”

    “嗯~谢谢哥哥~”

    “哥哥?”

    从没被如此称呼过的我,不知为何听到这两个字竟感到了壹丝兴
奋。

    “对呀~妳比我年长~叫妳哥哥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回忆中的她,与小红是那麽得相似,甚至就连她们的样貌、声音、
年纪都是那麽得合拍,唯独不同的也就是下身的那根肉棒了吧。

    “餵~不要把我晾在这裏啊~”

    回忆被拉扯回现实,我用力甩了甩头,稍稍清醒下头脑,再次仔
细端倪了壹下眼前的女孩,看了壹眼跨下的肉棒,确认她不是我的
小草莓。

    “只是突然觉得···妳和她有点像···”

    “哼哼~想用这样的方式和我套近乎吗~未免也太幼稚了点吧~”

    幼稚?这种话从壹个小孩子口中说出,不禁让我觉得有些可笑。

    “呵呵,我只是说妳和她有些像而已,并不代表着我就会因此放
过妳”

    壹边说着,我壹边从旁边的小推车上拿出了壹根细长的金属珠串,
直径仅有两三毫米。

    在女孩的面前晃了晃,她的心跳开始加速,刚刚还壹脸不屑的样
子,这会便没了嚣张气焰。

    血液壹股脑地涌上脸颊,红扑扑的血色壹直蔓延到了耳根,微微
张开的小嘴巴裏不断地朝外呼出热气。

    我壹只手捏住女孩的龟头,手指相互挤压,使得顶端的细小洞口
微微张开。

    另壹只手则将金属珠串开始壹颗壹颗地从洞口向深处塞入。

    “啊~嗯~啊~哈~”

    冰凉的金属带给女孩强烈的刺激,使得女孩不断地发出动人的娇
喘。

    随着每壹颗珠子的进入,肉棒都会微微地跳动壹下,并且也变得
更加的坚硬挺拔。

    最终,在我的不懈努力下,长达二十多公分的金属珠串,完全没
入了女孩的肉棒中,仅留下壹个金属拉环露在外面。

    “啊~哈~好~好深~没想到~妳还挺会玩的嘛~和妹妹壹定作过不
少练习吧~哈哈~”

    “哼”

    我轻轻的冷哼壹声,接着从电击器上扯过来壹个金属夹子,夹在
了金属环上。

    另外两个小夹子夹在了女孩粉嫩的小乳头上,还没怎麽发育的小
胸脯平平的,散发着稚嫩的气息。

    “嗯~疼~”

    女孩吃痛地咬了咬牙。

    剩下的壹些电极片我将它们随意的贴在了女孩的大腿内侧、胳
膊、腋窝和脚心上。

    做完这壹切的準备工作后,我将手放到了电击器的开关上。

    “怎麽样,有觉悟了麽,现在告诉我的话还来得及”

    “别~别开玩笑了~已~已经做到这样了~不好好体验壹下的话~
啊~~~~”

    女孩的话还没说完,我便将电击器的开关打开,看来试图与她沟
通是行不通的。

    “怎麽样,这下满意了吗!”

    “唉~啊~~~还~还差~得远呢~啊~~~咿~~~呀~~~”

    我将电击器的电压壹点点地调高,女孩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双
眼上翻,嘴巴裏不断地发出各种奇怪的叫喊声。

    “现在呢!”

    “唉~~~啊~~~咿~~~唔~~~”

    女孩已经完全无法正常地与我交流,抖动着的身体不断地撞击着
身后的木板,发出巨大的响声。

    小穴裏不断地向外喷着出壹缕缕清澈的液体,肉棒也在拼命的抽
动着,似乎是想要将积攒在体内的浓稠精液射出。

    但因为被金属珠串堵住的关系,无论女孩再怎麽努力,精液也无
法被射出丝毫。

    壹边享受着极致的刺激,另壹方面欲望却又无法得到释放,因此
给女孩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哈哈哈,怎麽样!爽不爽!”

    我伸出手握住女孩的肉棒,开始快速地上下捋动,手上传来微微
的电流,感到壹阵阵的酥麻。

    “啊~~~唉~~~咿~~~哇~~~”

    女孩的身子拼命的向上挺起,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扭曲,小脑袋
不断地撞击着木板,肿胀到极限的肉棒拼命地跳动着。

    看起来似乎已经是极限了,我用手指钩住金属拉环,强烈的刺痛
感随即从手指传来,我皱了皱眉头。

    开始缓缓地将珠串拉出。

    “啊~~~唔~~~唉~~~”

    随着每壹颗珠子的露出,女孩的声音也变得愈发奇怪。

    在三四颗珠子被拉出后,我嘴角微微上扬,手指用力钩紧了拉环。

    壹瞬间,乳白色的液体随着金属珠串被壹同喷射了出来,在空气
中划过壹道优美的弧线。

    肉棒的抽搐足足持续了近半分钟才逐渐停止,随后我便将电击器
的开关关闭。

    女孩的精液非但没有丝毫的腥臭味,反倒为空气中增添了壹丝清
香。

    “啊~啊~哈~啊~哈~呼~”

    激情过后,女孩看起来累坏了,柔弱无骨地躺在那裏,平坦的小
胸脯起起伏伏,张大的嘴巴不断地将空气吸入胸腔。

    “感觉如何”

    我再壹次发出冰冷地声音。

    “哈~哈~还~还不错~好久都没体验这麽刺激的感觉了呢~”

    可···可恶,对女孩的淩虐,竟丝毫起不到该有的效果。

    “还是不打算说吗”

    “欸~这不是才刚刚开始麽~人家还没玩够呢~”

    “哼!别怪我没给妳机会!”

    冷冷地放下壹句狠话,接着开始将女孩身上的道具壹壹拆除。

    其他的倒还好,唯独女孩的小豆豆因为被长时间地暴露在真空之
中,已经由原来的米粒般大小,竟变成了和蚕豆壹般,并且红得发
紫。

    深深刺入其中的银针,也在不停地折磨着小女孩。

    我将真空泵的阀门微微打开,使得空气得以进入其中。

    随着空气的注入,女孩的小豆豆开始逐渐变小,从银针上退了下
来,颜色也开始渐渐变浅了壹些。

    “啊~哈~小豆豆~哈~坏掉了麽~”

    女孩对自己的身体似乎并不怎麽爱惜,只要能够获得快感,即便
是将身体破坏,也在所不惜。

    小豆豆上被银针扎透的地方,因为电击的缘故,已经有了壹丝丝
焦色,但这也正好阻止了血液的流出。

    即便已经没有了真空泵的牵引,女孩的小豆豆也依然比原来大了
整整壹圈。

    “放心,我不会把妳玩坏掉的,我要留着妳,慢慢地,壹点壹点
的折磨妳!”

    “嘿嘿~哥哥冷酷无情的样子真的好帅呢~小红好喜欢~”

    我的脸突然红了壹下,竟···竟然被小孩子喜欢了,不过说起来,
这应该也不是第壹次了。

    犹记得那是个夏日的午后,我在书房裏认真的阅读着书籍,突然
房门被猛地推开。

    “哥哥~哥哥~和小草莓壹起玩来嘛~好不好嘛~”

    女孩蹦跳着来到我的身边,伸出小手摇晃起我的胳膊。

    “我在读书,妳自己去玩吧!”

    我连头也没转,冷冷地回答道。

    “唔~哥哥每次都是这样~讨厌哥哥~”

    随后女孩便气都都地跑开了。

    我用手调整了壹下裤子裏的巨物,此时已经变得坚挺无比。

    这孩子身上总是散发出壹股奇怪的清香,每壹次她靠近我,我便
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欲,变得异常地兴奋,这样下去,我真的担心将
来的某壹天会最终忍不住将她···

    所以我壹直选择逃避,选择冷淡,试图用这样的方法来保护她,
但是,我错了。

    壹天的深夜,睡梦中,隐约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那熟悉的香
味又再壹次的飘入我的鼻腔。

    心跳开始加速,口舌开始发干,下体的肉棒也随着壹次次的心跳
渐渐挺立了起来。

    我侧着头,微微睁开双眼,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如梦似幻的景象。

    “呼···呵····”

    呼吸开始变得有些颤抖起来。

    只见,我那平日裏乖巧可爱的小草莓,此时穿着暴露,双手被反
绑在身后,精致的龟甲束在女孩的身上勒出壹道道印记。

    穿过胯下的绳子将壹根粗大的震动棒深深地勒入女孩最柔软娇嫩
的地方。

    脖子上挂着可爱的项圈,上面的铃铛随着吹过的微风发出清脆的
声响。

    女孩的脚趾也被精致的金属环壹壹束缚住,两脚之间由壹根仅有
几公分长短的细小链子相连,致使女孩每挪动壹步也仅仅只可以移
动几公分而已。

    由此可见女孩到达这裏是花费了相当漫长的时间。

    咕咚···我将嘴巴裏的口水咽下。

    “哥~哥哥~为什麽不喜欢小草莓~为什麽哥哥不肯和小草莓壹起
玩~呜~”

    女孩的声音带着哭腔,我终于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

    起身来到女孩的面前,单膝跪地,将身材娇小的她壹把搂入怀中,
壹只手轻抚着她的小脑袋。

    “欸~~~”

    女孩显然被我突如其来的行为给吓到了。

    “小傻瓜···哥哥壹直都爱着妳啊!只是···只是我···”

    纵然我对女孩的爱意用尽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完,但此时的我却因
为异常的兴奋而无法说出分毫。

    “哥~哥哥~唔~那~那个~好烫哦~”

    壹直习惯裸睡的我刚才下床也忘记了穿上衣服,此时经小女孩的
提醒我才发觉。

    原来是我那因为兴奋而挺起的肉棒抵在了女孩柔软的小肚子上,
滚烫的热量传递到女孩冰冷的小肚皮上,给我带来了强烈的刺激。

    “抱···抱歉···”

    我微微向后退了退。

    “没关系哟~能够听到哥哥的真心话~小草莓非常开心呢~”

    女孩说着,跪坐在了我身前,稚嫩可爱的小脸渐渐向着肉棒凑了
上去。

    完全被情欲沖昏头脑的我,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我们两人的关系,
沈浸在了这浓浓的爱意当中。

    “哈~嗯~啊~”

    女孩伸出灵巧的舌头,用柔软的舌尖轻轻拨弄起我最最敏感的地
方。

    “啊···小草莓,啊!哥···哥哥爱妳,啊···”

    我彻底沦陷了,在爱的面前,将所有的道德伦理全部都抛掷脑后,
全身心地投入到面前这个小女孩所带给我的享受中。

    “啊呜~”

    女孩尽全力将嘴巴张到最大,才勉勉强强将我的龟头吞入壹半。

    “欸···斯···”

    细小的牙齿刮过龟头,不禁给我带来壹丝丝的疼痛感。

    女孩急忙将龟头吐出,抬起头,壹脸委屈地望着我,像个做错了
事的孩子壹般,似乎在等待着我的惩罚。

    “唔~小草莓太笨了~把哥哥弄疼了~”

    “没关系的,不怪小草莓,妳还太小了,等妳再长大壹点就好了”

    我轻抚着女孩的小脑袋,似乎这还是自从在救下她之后,第壹次
如此温柔的同她对话。

    “唔~人家才不小呢~小草莓已经七岁了呢~”

    女孩站起身来,壹脸严肃地像我说道。

    只是在这样壹张稚嫩可爱的小脸上,即便再怎麽努力,严肃什麽
的,也是无法做到的吧,更何况女孩此时的打扮,根本无法让人无
法严肃起来啊。

    “七···七岁了麽···”

    由于常年与女孩并没有进行什麽交流,而她的生活起居也壹直是
由管家在进行照料,我竟壹直不知道女孩的年龄。

    七岁的孩子···我还这是个变态啊,我在心中自嘲道。

    但在女孩强烈的体香熏陶中,我的理智最终没能敌得过欲望。

    我将女孩抱起,轻轻放在了床上。

    “哥~哥哥~这麽温柔的话~小草莓会不习惯呢~”

    果然时间久了已经,我对她的冷淡已经成为习惯了麽。

    “那麽,这样呢!”

    我粗鲁地将女孩翻转过去,用手抓住她下体的震动棒,用力抽插
起来。

    “啊~哈~哥哥冷酷无情的样子真的好帅呢~小草莓好喜欢~”

    那壹晚,我们尝试了各种姿势、各种玩法,在她的身上,我似乎
总能发现无数的新鲜感。

    回忆至此戛然而止。

    果然两个人还是太过相似了麽···

    虽然我淩虐着的女孩是小红没错,但心中所想着的,却壹直都是
我那可爱的妹妹小草莓啊···

    “哥哥~不打算继续了麽~不继续的话~是得不到小草莓下落的
呢~”

    面对着女孩的诱惑,我动摇了,似乎她的身上也散发着那股熟悉
的味道,那股魅惑的味道,那股让人闻到了便无法抗拒的味道。